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正文

多家乳企患上“政府补助依赖症”

  1. 添加时间:2017-07-19
  2. 文章来源:未知
  3. 添加者:admin
  4. 阅读次数:
     有趣的是,三元在财报中的一番说辞,似乎也表现了其对政府补助的依赖。
 
  在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中,三元预测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期末(即2016年中期报告)的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或者与上年同期相比发生重大变动。
 
  “上期子公司河北三元收到1亿元河北省乳粉企业发展补贴,本期无此项政府补助,利润同比下降。”对于原因之一,三元坦言。
 
  事实上,乳企患上“政府补助依赖症”,三元不是个案。
 
    净利润168.71万元,其中政府补助占了103万元;而剔除各项非经常性损益后,实际亏损658.19万元。
 
  这是北京三元食品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三元”)2017年第一季度的业绩表现。
 
  然而,三元对政府补助的依赖,不只表现在这一份财报当中。
 
  三元2016年年度财报显示,2016年其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.05亿元;而另一面,三元当年获得的政府补助却高达1.29亿元。
 
  证券界人士告诉法治周末记者,上市企业的“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”会计项目是将“政府补助”计算在内的。如此计算,三元在扣除政府补助后,其净利润是亏损的。
 
  法治周末记者统计了包括伊利、蒙牛、光明乳业(12.150, 0.16, 1.33%)在内的24家乳品行业上下游企业在政府补助方面的情况。
 
  结果显示,24家乳企中,包括三元、新疆西部牧业(9.290, -0.01, -0.11%)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西部牧业”)、雅士利国际控股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雅士利”)、内蒙古骑士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骑士乳业”)在内的多达10家企业在2016年年度中表现出对政府补助的明显依赖。
 
  多家乳企患上“政府补助依赖症”
 
  天下是否有免费的午餐?对于企业而言,政府补助似乎算是一种。
 
  所谓政府补助,是指企业从政府无偿取得货币性资产或非货币性资产,但不包括政府作为企业所有者投入的资本。
 
  在乳业的江湖,如果说要寻找一位拿政府补助最多的“主儿”。那么,伊利算是一家。
 
  在2016年,伊利获得的政府补助达10.58亿元。这个数字是怎样的概念?蒙牛和光明乳业获得政府补助的总和也不及伊利的1/3。
 
  虽然数额巨大,但是伊利表现出了良好的业绩进行反馈。伊利财报显示,2016年其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6.62亿元;这其中政府补助只占了18.68%。
 
  当然,并非所有的企业在拿了政府补助后都能表现出良好的业绩。比如,蒙牛在2016年拿了约2.2亿元的政府补助,但是却亏损了7.51亿元。
 
  此外,统计数据显示,24家乳企中,有8家企业在拿了政府补助后,业绩呈现是亏损状态;这其中,也不乏一些对政府补助过度依赖者。
 
  例如,西部牧业就是一家对政府补贴过度依赖的企业。
 
  西部牧业财报显示,2016年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221万元,但获得政府补助为4914万元,政府补助金为其业绩减少亏损47.64%;2015年同样如此,西部牧业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311万元,但是其获得的政府补助则为4157万元,这意味着如果其没有政府补助,其业绩则为亏损。
 
  此外,骑士乳业也是如此。2016年,其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531万元,获得政府补助则为5080万元;可以说,骑士乳业的2016年业绩完全在依靠政府补助支撑。
 
  再例如,广西桂牛水牛乳业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166万元,但其获得了政府补助为155.8万元。政府补助为其减少亏损48.41%。
 
  原生态牧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原生态牧业”)、蒙牛掌控的雅士利同样如此。
 
  原生态牧业财报显示,2016年实现公司普通权益持有人应占年内亏损8856.9万元;此外,原生态牧业获得政府补助为4391.5万元。由此,政府补助为原生态乳业在业绩上减少亏损39.89%。
 
  雅士利财报显示,2016年除税前净利亏损3.33亿元,政府补助为1.88亿元。这意味着,政府补助金为雅士利在业绩上减少亏损36.08%。
 
  二线乳企的成长烦恼
 
  “我们可以发现,出现这种过度依赖政府补贴状况的企业多数是二线的企业品牌。”食品专家朱丹蓬对法治周末记者说。
 
  在朱丹蓬看来,乳品企业出现对政府补助依赖也是一种很正常的状况,也是由于很多的因素叠加造成的。
 
  “首先,乳品行业的进入门槛比较高,它要求乳企进入一定要全产业链,而这意味着对资金的需求会比较大,同时也意味着投入的周期会比较长。乳品行业涵盖了农业、工业、服务业等多板块领域,所以运营的难度或成本会相对比较高,如果没有地方政府的支持很难前行。”朱丹蓬说,“乳企属于比较火爆的行业,政府也比较看好行业的发展,因此进行一些前瞻性的扶持首先是对的。”
 
  “此外,二线乳企多是大区域品牌,这些企业扩大全国市场时,不可避免地面临着伊利、蒙牛的竞争压力,可以说没有超常规的预算是无法颠覆乳业市场的品牌格局的。”朱丹蓬说。
 
  在朱丹蓬看来,二线品牌多数正处在布局阶段,而这也恰是其“成长的烦恼”阶段。
 
  “因此,当这些二线品牌处在这样的布局期时,我们需要给它们三四年的理解和包容期。只有乳企体量上去了,政府补助的因素才会显得小一些。所以,从产业角度,我们看3年后的情况可能会比较健康。”朱丹蓬说,“但是,如果政府补助连续3年,乳企依然处在过度依赖政府补助支撑业绩的状况中,这说明这家企业的经营是很不良性的。”
 
  乳业专家王丁棉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,确实有些乳品企业对政府补助存在依赖,“甚至有些企业为此进行数据造假骗补也是有的”。
 
  王丁棉认为,应该在政府补助方式上将制度更加完善些。“让接受政府补助的乳品企业有点风险意识,有点责任意识,有点交代。比如,根据企业的经营水平,可以设置补贴和利润1:3或1:4的要求,例如伊利有10亿元的政府补助,但其却创造了接近60亿元的净利。”
 
  该如何提前“断奶”
 
  那么,是否应该对那些经常过度依赖政府补助的企业进行政府补助金上的“断奶”呢?
 
  王丁棉认为还是应该根据具体情况考虑。“看看企业亏损的原因是在哪,有的是因为投资太广,战线太长;有的则是因为本身的经营水平,大环境因素;或确实真的是不值得扶持。”
 
 
  “适度的政府补贴,或有针对性的政府补贴对企业的发展有作用,但是对于过分依赖政府补贴的企业,政府应该弄清楚‘谁最应该获得政府补贴,而谁又是最不应该获得政府补贴的’企业。”中研普华研究员揭小兰对法治周末记者说,“此外,对于政府补贴的资金去向,更应该显得清晰透明,尽可能减少更多隐蔽的利益输送现象。”
 
  “最重要的其实还是企业应该学会如何为自己提前‘断奶’。”朱丹蓬说。
 
  “说白了,这些二线品牌在布局期时,企业的造血能力太弱,只能靠政府输血。”朱丹蓬说,“也因此,如何提升自己的造血功能成为亟需解决的问题。”
 
  事实上,有些企业也正在通过创新或转型的方式寻找破局的途径。例如,三元在推新方面,其此前推出了有机鲜牛奶,希望打入巴氏奶高端市场。
 
  朱丹蓬判断,一些乳品企业要解决政府补助依赖其实进度不会很快。“乳品行业集中度比较高,上面有伊利、蒙牛在压制着,想要迅速改变依赖政府补助的状态,其实时间不会太快。所以,我们应该给他们一点耐心和宽容。”
上一篇:德州扑克“约局”模式“局头”抽取服务费        下一篇:没有了

最近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