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正文

富二代的飞凡为何发育不良?

  1. 添加时间:2017-02-16
  2. 文章来源:未知
  3. 添加者:admin
  4. 阅读次数:
2月12日,媒体消息称,万达飞凡CEO李进岭于今年2月正式离职,而这是飞凡自2012年创立以来离职的第三任CEO,2016年2月,在王健林开出800万年薪之时,李进岭进入万达担任飞凡CEO,而此前飞凡已经历经了龚义涛和董策两任CEO的轮换。
 
成立不到五年,三任CEO先后离职,作为公司管理的最高统帅尚且有如此之高的离职率,飞凡到底怎么了?
 
命途多舛:从战略合作方到公司最高管理层频繁更迭
 
2014年8月29日,万达、百度、腾讯宣布共同出资成立万达电商,计划一期投资人民币50亿元。其中,万达持有70%股权,百度、腾讯则各持15%股权,诨名唤作“腾百万”,虽是刚初出茅庐,却俨然一派一代宗师的范。当时三家合作意欲将万达电商打造成全球最大的O2O电商平台,前期先砸50亿下去,“万达电商”就是飞凡的前身。
 
三巨头携手并进,50亿重金,一系列光鲜的创业资源,外在排面是有了,可最后的“腾百万”组合却成了尴尬的“乌龙”。有媒体报道称飞凡烧光了五十亿元,百度、腾讯不满,随后宣布散伙,可随后万达官方表示:“实际上由于综合因素影响,三方并未实现投资性合作,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(简称“飞凡”)完全由万达出资,腾讯和百度并未实际投入任何资金。”
 
其实,不管是飞凡烧光了三家的50亿也好,还是飞凡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玩,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。倘若是飞凡烧光了三家的50亿,最后没什么效果,引起腾讯、百度的不满,随后宣告合作破裂,这无疑用50亿来向世人证明:万达做电商并不靠谱,并没有烧出来一个行之有效的方向。如果说万达的声明的真实的,百度、腾讯并未出资,全部由万达一方出资,侧面上也表明了,腾讯、百度在合作之初,接触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后,感觉项目不靠谱,冒着失信的风险,也要“言之无信”。
 
不管是,腾讯、百度作为互联网领域的巨擘,驰骋沙场多年,宣布合作而最后并未投入一分钱,这表明了什么?腾讯、百度宁可冒着失信的风险,也要违约,极度不看好,由此可见一斑。
 
公司战略合作方出了一出如此大的乌龙剧,其影响力逐步渗透到了管理层。2012 年4月,阿里巴巴国际交易技术资深总监龚义涛加盟万达电商;12月15日,万达万人招聘,高薪猎取电商人才;第二年8月,万达IT部门接管万达电商,诸多 团队成员离开;2014年3月底,龚义涛离职;7月,万达电商COO马海平离职;原奢侈品电商佳品网COO董策出任CEO,原高朋网副总裁高峡出任COO。在高管之外,还有大量的中层流失,有万达电商的前员工透露,在最近一两年,中层的流失率超过50%。如今第三任CEO李进岭也正式宣布辞职。
 
早在成立之初,马云就曾抨击“腾百万”像“凑拢班子”的说法,在今天看来更是那么回事了。
 
“穿着棉衣洗澡”:飞凡体制僵硬与互联网开放基因的冲突
 
回顾了飞凡的发展史,一个自然的问题,就是号称不差钱的万达,为何无法留住人才?
 
事实上,了解万达的人都清楚,高离职率一直是万达集团的特色,而这种高流动率则是万达企业文化的缩影。
 
万达的企业核心永远是无条件的执行,万达主要奉行令行禁止的军队文化,如万达有打卡文化,所有人都要8:30打卡上班,这与大多数互联网公司文化格格不入。这就是王健林商业帝国的用兵法则,铁打的万达流水的兵,在万达成熟稳定的体系下并不需要太多躺在功劳簿上休息的老将,只需要那些高度执行的兵。有万达员工表示,有的万达广场甚至一年要换三次总经理,不换的区域实属凤毛麟角。
 
我们都知道互联网行业是需要自由度很高的工作环境和试错的,这些万达比较缺乏,这造成它无法留下真正成熟的电商人才。尽管万达有着线下实体商圈,可是现在转型做线上,京东、天猫、苏宁等线上模式很成熟,再看本地化服务,美团一家独到,占据着不少市场份额,万达要想成为该领域的野蛮人,势必要不断摸索,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子,高度放权是关键,给予电商部门“将在外,军令有所不受”特权。
 
有内部人士表示,虽然万达电商高管位置应有尽有,但大权仍然掌握在王健林手里。集权并不意味着落后,像刘强东、周鸿祎、贾跃亭也都是以强势出名的企业家,但他们的强势建立在对业务的全盘把控上。简言之,BOSS懂业务,集权可能效率更高,BOSS如果不懂业务,却总是插手日常事务,结果只会让下属以汇报和讨好上级为工作导向,实际业务进展缓慢也就不足为奇。
 
六十多岁的王健林懂不懂电商?懂不懂不联网,想必已有定论。中国传统企业转型互联网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就是60后的CEO,领导着70后中层,聘请80后的技术与产品经理,做着给00后甚至10后使用的产品,试问这样的团队理解用户吗?能践行用户思维吗?
 
另外,万达的办事流程比较像政府机构,一个事情走上十几天并不算新闻,无疑就像穿着棉袄洗澡,极为不适。龚义涛离职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:“在万达,通常先是用PPT的模式向领导请示汇报,所有的事情都需要领导批准才能做。我们互联网企业出身的人没有这个习惯,我们的思维是发散型--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。而公司的管理上,互联网企业是扁平化的管理方式,极少有类似行政命令的情况。”
 
互联网公司的扁平化管理,在万达人看来是“不可想象的事情”。万达电商想要有所作为,就要从文化和管理上适应互联网玩法,否则就只能沦为王健林一时兴起的试验性玩物。
上一篇:计算机:寻求确定性成长机会 荐5股        下一篇:没有了

最近更新